設為首頁   文化中國網歡迎您~!

上海樹影文化傳播音樂話劇《離人》建組

詩性劇場

小劇場戲劇總是給人“造夢”的現場感?!跋蠕h”是小劇場戲劇在中國發展到鼎盛時期的某種代名詞。小劇場給所有戲劇工作者們無限的可能性和未來感,對于原創音樂話劇《離人》的主創團隊來說,“詩性劇場”的建構是我們想在劇場空間內帶給觀眾的。

何謂“詩性劇場”?在歐洲的戲劇團體中,“Epic Theatre”的創造層出不窮,“史詩劇場”的構建不僅僅取決于劇場空間大小、觀眾席人數、演員團隊和演出時長以及題材選取等多重因素之上。我們借用“史詩劇場”的“詩意”,結合小劇場的“小而美”的空間,創建出一種“詩性劇場”的劇場體驗感。

從亞里士多德創作的《詩學》開始,幾百年來,戲劇工作者們都在劇場里創造屬于自己的“劇場詩學”體系,圖米納斯的《奧涅金》至今還在心中回蕩、《手提箱里的死狗》還在訴說著英式劇場的空谷幽蘭...

那么如何建立我們的詩性劇場呢?當然,這一切都得從排練和工作坊說起...

微信圖片_20191209131455.jpg

“愛情,也許在我的心靈里還沒有完全消亡。但愿上帝保佑你,另一個人也會像我一樣地愛你?!?/p>

微信圖片_20191209131503.jpg

“我想和你一起生活 在某個小鎮”

“窗口大朵的郁金香”、“每一塊瓷磚上都畫著一幅畫”、“此刻你若不愛我我也不會在意”、“此刻你若不愛我我也不會在意”...

在樹影文化的排練廳里反復出現的這些臺詞并不來自于《離人》劇本,而是來自于每一位演員準備的“詩歌選”中,誦讀詩歌、摘選詩歌、詩歌轉化成臺詞、語言重復結合在即興、空間平衡練習和角色構建之上,形成了屬于我們自己的“Devising Theatre”(創作型劇場)。尤其在劇場空間平衡的練習中,我們深感到詩歌體臺詞帶來的力量,那是包括聲音、肢體和對手感知的共同塑造。

在這樣的“詩性劇場”重塑中,我們不可以追求“導演中心制”,有沒有所謂的“演員中心制”,更沒有“制作人中心制”,我們作為一個創造劇場美學的團隊在創建屬于我們的“共建詩性”,這種詩性的建立超越了詩歌文學本身、跨越了演員訓練本身、也在創造某種意義上的“導演-演員-文學”一體的“詩性劇場”...

微信圖片_20191209131508.jpg

“我全身顫栗,當你的手輕輕地握著我的”

微信圖片_20191209131512.jpg

“我忍不住啜泣,當你的眼淚滴在我的手背”

作為一個戲劇工作者,我常常問自己,我們到底應該選擇什么樣的故事文本,我們應該創作什么樣的戲劇故事,我們應該有什么樣的戲劇呈現?

我們和演員共創的時候應該激發出什么樣的火花?

我們在舞臺上的舞臺美術、燈光、多媒體應該處于一個什么樣的地位?

微信圖片_20191209131517.jpg

“你愿這樣握著我的手走向人生的長途么”

微信圖片_20191209131522.jpg

“你敢這樣握著我的手穿過蔑視的人群么”

戲劇創作是沒有絕對唯一答案的,一切都亟待所有戲劇從業者們去摸索,去挑戰,去失敗,也去勝利。

每一次創作,都是在嘗試建立創作者的劇場美學,并且嘗試形成一種風格,一種訴求。我經常在演員排練的過程中和大家說,在每一次和排練教室地板碰撞和摩擦的環節中,我們去感受地板的溫度和地板溫度所傳遞的四季;我們去記住排練教室的氣味和肉眼可見的灰塵,因為這些都在和我們一起創造和迸發。

所以我們的創作,是先擁抱對手演員的創作,而不是一上來就開始進入角色、分配臺詞的創作;我們的創作,是成就對手演員的創作,而不是自嗨的創作。這一切,開始在我們的劇場美學中生根發芽。我們年輕、熱烈,對戲劇永遠懷抱熱淚盈眶的激情,這種激情,不會隨著年歲漸長而消散,這種激情不會隨著時光流轉而減弱;相反的,我們在每日感受陽光雨雪和呼吸空氣的分分秒秒中,它越長越大,越扎越深,我們始終在走向我們心中的月亮和星辰大海。


推薦閱讀:葉紫
山东体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