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文化中國網歡迎您~!

風暴眼中的“一字10萬征集對聯”

  很多學校的教室里都貼著愛迪生的名言:天才是99%的汗水,加上1%的靈感。這句話換個版本也說得通:財富是99%的實力,加上1%的運氣。

  大多數人都自知沒有99%的實力,但對于那1%的運氣總是迷之自信,當然,也是因為:1%的運氣用起來省力氣多了。

  11月7日,廣東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以下簡稱“觀音山公園”)發布啟事:上聯是“觀音山上觀山水”,對出下聯,即有機會得70萬元獎金。

  消息發布后,迅速引來圍觀:微信朋友圈、抖音、今日頭條等出現大量相關話題,國內外報紙、電視和新聞網站等迅速跟進,不管是寫過對聯的,還是沒寫過對聯的,大家都摩拳擦掌躍躍欲試。觀音山公園管委會主任陳景玉告訴筆者:截止到11月底,這個征聯活動統計起來大約有5億的閱讀點擊量。

  這很容易理解:因為這70萬看起來離得那么近:這比彩票中500萬概率高一些,成本還更低,因為:畢竟不是每個人都知道對聯是怎么回事,也不是每個人都能用7個字說出一句有點文化的語句;而參與這件事情,甚至連2塊錢成本都不需要。

  這70萬也很誘人:2018年我國人均國民總收入為9732美元,按照近期的匯率,折合為6.8萬元。70萬元的話,普通中國人要干十幾年才能掙到。

  9月、10月,不到兩個月的時間,觀音山公園就曾收到23861份有效投稿郵件,每天接到近百個咨詢電話,那個時候獎金額度還是7萬元。

  11月7日開始,征聯獎金變成70萬元,到11月30日,已經有5萬多個投稿,廣東楹聯學會會長鄒繼海估計會有近百萬封投稿。

  在這遠大于萬里挑一的概率里,誰會成為最幸運那個?時間和運氣會給出答案。

  每一次群體事件,都是人性的狂歡

  11月7日,“觀音山上觀山水”妙聯品鑒座談會召開,座談會吸引了不少楹聯愛好者和熱心網友,不少人從北京、天津、河南等地乘飛機、搭高鐵來到觀音山公園。

  這個時候,觀音山征聯的獎金還保持在7萬元。座談會過后,觀音山公園在自己的信息發布平臺上公布了幾個案例,基本都是正能量。

  來自安徽淮北的黃女士帶著家人孩子搭乘高鐵前來東莞參加妙聯品鑒會,她告訴工作人員:“由于老父親從小對我們的教育,我們一家人都對中國楹聯文化有濃厚的興趣,楹聯文化是中國傳統文化的代表之一,我們要把這種文化傳承下去,因此特地把我的兩個小孩也一同帶過來參加座談會,順便游覽觀音山的美麗山水,讓孩子們漲漲見識?!?/p>

  還有一位年過花甲的楹聯愛好者,他曾多次致電組委會,請求組委會通融多加一個座談會名額,但由于當時名額已滿,無法再安排席位,只好放棄。座談會前,一位網友臨時有事無法出席,因此把名額讓給了這位老先生,老先生當即購買前往東莞的火車票,不遠千里到觀音山論道“七字下聯”。

  進入11月份,觀音山征聯的獎金從7萬元提高到了70萬元,再加上新聞媒體和互聯網的熱炒,參加、圍觀征聯的網友人數成幾何倍數增加,很多令人匪夷所思的案例出現。

  有一位張姓男士,自己打印了一張亞克力板,把自己對出來的下聯打了上去。他來到觀音山山門前以后,二話不說就讓保安把自己的這幅對聯掛上去,但這幅對聯除了有一個生僻字外,并沒有什么過人之處。

  還有一位50多歲的女士,自稱是從河北過來的,先是坐火車到了廣州,再到了樟木頭,她來了以后就爬到觀音山山門口的石獅子上,手撕牌匾,說是自己要揭榜,“揭榜當然就是要把這個榜撕下來”。她自稱對出了最好的下聯,“撕榜”之后還要見廣東楹聯學會會長,但她的下聯到底是什么?至今沒有人知道。

來到觀音山“撕榜”的女士

  每一次群體事件,都是人性的集體狂歡:投機與堅持、偽善與真誠……如果在網絡上征集一部二十萬字的大部頭小說獎勵70萬,并不會引起多大轟動,因為投入、產出比看起來沒那么誘人,但對7個字的大白話對聯就能得70萬,這種少勞多得的感覺太誘人了。

  你也能寫7個字,我也會,憑啥我的字不值70萬?所以,能在網上看到各種各樣的對聯,既有嚴肅應征的“菩提樹下證菩提”,“萬泉河中萬泉流”,也有畫風清奇的“上山下山要慢行”等。

  是有預謀的炒作嗎?

  質疑也是互聯網時代的一大特色,如果一次互聯網營銷沒有質疑和罵娘的聲音,那多半是失敗的。

  從互聯網營銷的角度講,這次營銷無疑抓住了人性的本質:少勞多得、一夜暴富,抓住人性的同時將標的設得很高,這也是最經典的炒作路數。

  11月7日,觀音山征聯的獎金提高到了70萬元。很快,某中央級媒體在自己的新媒體平臺上發布了這一消息,當天觀音山公園的官網訪問量就增加了好多倍,服務器宕機,緊急擴容后才得以正常打開。

  一周后,又一中央級媒體在自己的客戶端上提出質疑:70萬元征集對聯,放進讓人猜不透的“黑盒子”?這篇質疑的文章在網絡上也獲得了一定的傳播量。

  那么,這次征聯是不是一場有預謀、無結果的營銷?

觀音山森林公園董事長:黃淦波

  觀音山公園管委會主任陳景玉提供了這次征聯事件背后的更多細節:從2015年就開始征聯了,到今年8月份,馬上要過中秋節了,觀音山準備搞一個推廣活動,當時就在想“有沒有一個能讓游客雅俗共賞的點子?”中秋節一般是游園賞月對對子,那就對對聯吧。

觀音山公園管委會主任:陳景玉

  于是,在9月初的時候,把征集了幾年的對聯獎金提高到了一個字一萬元,也就是7萬元征集下聯。原來是在觀音山山路口有個征聯的廣告牌,但沒有那么明顯,這次一字一萬元后還在觀音山山門處做了一個醒目的牌匾,在游客的參與下、新媒體平臺的推波助瀾下,征聯活動迅速發酵。

  70萬獎金會兌現嗎?

  自古文無第一、武無第二,對對聯也是,有些人會真心覺得自己寫出了千古絕對,所以才會不遠千里來到觀音山,要揭榜。但這個人心中的千古絕對,可能就是別人眼中的笑話。

  如果“觀音山上觀山水”這個征聯一直持續下去對不出最佳下聯,就一直會有一部分人關注觀音山,這就像一部永遠也演不完的連續劇,而70萬元也可以一直留在自己的賬戶上,這豈不是空手套白狼的營銷?

  那么,觀音山到底有沒有想過把這70萬省下來?陳景玉告訴筆者:觀音山公園雖然不是大企業,但也是知名企業,承諾了就一定會兌現。幾年前,10萬元征集觀音山賦就在辭賦圈里引起了巨大轟動,這個活動后來也是圓滿結束,10萬元獎金準時發到了那篇賦的作者手里。

  “觀音山也不缺這70萬元,70萬元看起來很多,但在觀音山每年搞的活動里,也不算特別大的投入,有很多活動一場下來就要花費近百萬元?!?/p>

  黃淦波告訴筆者:已經開好了一個中國銀行的銀行賬戶,本周就會打款到這個賬戶里。之所以在中國銀行開戶,是為了方便有些海外的征聯參與者領取獎金,“國慶節的時候,有一個海外的博士團,他們來觀音山參與對聯征集,像這樣的案例還有很多,如果最終海外參與者獲獎,中國銀行支付起來就比較方便”。

已經存儲了70萬元獎金的銀行賬戶

  12月6日是周五,筆者收到了陳景玉發來的銀行賬戶明細,中國銀行的賬戶里邊已經有了70萬資金。

  最終沒有對出來下聯怎么辦?

  “觀音山上觀山水”這句上聯出自鄒繼海,他是廣東楹聯學會會長,也是中國楹聯最高獎梁章鉅獎的獲得者,同時任這次征聯的評委,他告訴筆者:楹聯學會最主要的工作是宣傳傳統文化。楹聯文化是傳統文化里最接地氣,最有群眾基礎的一脈。

  觀音山征聯這件事在網上的閱讀點擊量超過5億,說明傳統文化在群眾中有基礎,說明有一部分人是熱愛傳統文化的,當然也有一部分人士為了錢,但不管怎么樣,都宣傳了楹聯文化。

  70萬征聯的活動開始后,全國各地涌現了很多積極的參與者。有人從遼寧過來,還有從蘇州、福建、重慶、四川和貴州等地來的。大多數人先到觀音山上觀看,再來楹聯協會詢問,有些參與者害怕楹聯協會不理解自己的意思,專程過來解釋一下。

  也有人質疑獎金是不是真的,評審是不是公正,面對一些無法說服的參與者,楹聯學會工作人員會解釋:如果你放心就來投稿,不放心就看一看就行了。

  這些參與者的積極熱心讓鄒繼海感到欣慰,畢竟弘揚了傳統文化,但他也感到遺憾:很多人過于看重70萬獎金,而從不看征稿啟事,對出來的下聯都不進題。

  觀音山在征聯啟事中提出了4點基本要求:第一,聯句要符合《聯律通則》,以平水韻入句;第二,對仗工整,具有韻味且詞性相當;第三,要注意出句“技巧”、重字及專有名詞的運用;第四,對句要以觀音山的景點應對,且具有詩意。

  同時還給出了6個對句要點,這些要求合起來,對應征者要求很高。有網友就指出,森林公園的景點中,以觀音山為絕對的“主角”,要想讓下聯以“配角”之力與“主角”并駕齊驅,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鄒繼海告訴筆者:這下聯雖然有難度,不過,也可能很偶然的一個機會,就被人對出來了。

  歷史上就有經典案例。上聯:月照紗窗,個個孔明諸葛亮;下聯:風送幽香,郁郁畹華梅蘭芳。相傳這幅對聯的上聯是紀曉嵐的一位妾室所出,難倒了大才子紀曉嵐,也難倒了幾百年內的無數后人,直到民國時期,梅蘭芳先生名聲大噪時,有人才借著梅蘭芳的名字對出了完美的下聯。

  那么,這句“觀音山上觀山水”會不會到了最新的截止日期(2020年12月31日)也沒有最佳下聯?黃淦波告訴筆者:如果對不出來,可以在網絡上集思廣益征集網友的想法,大家來定最后怎么辦,未來就遵循大家的意見。而陳景玉對于完美的下聯很有信心。

  雖然這次70萬征聯事件引起轟動,也擴大了觀音山公園的知名度,但對于景區游客數量的拉動還需要有一個過程。

  紅塵滾滾、熙熙攘攘,征聯還在繼續,一年多以后,會誕生一副千古絕對嗎?亦或者是更大的質疑?


推薦閱讀:葉紫網
山东体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