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文化中國網歡迎您~!

山西經濟結構不斷升級 協同作用顯著增強

新中國成立70年山西經濟社會發展成就系列報告之二

內容摘要:新中國成立70年,櫛風沐雨,砥礪前行,山西經濟總量實現飛躍,經濟結構在調整中不斷優化,走出一條轉變發展方式、優化產業結構、轉換增長動力和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的光輝歷程,為邁向高質量發展奠定了堅實基礎。

2019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70年來,伴隨著新中國鏗鏘前進的步伐,在省委省政府的堅強領導下,山西人民團結一心,迎難而上,開拓進取,砥礪前行,經濟發展取得了令人矚目的輝煌成就,從百廢待興邁向百業興旺、從內陸封閉邁向創新開放、從溫飽不足邁向全面小康,創造了一個又一個偉大奇跡。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新征程上,正在走出山西路徑,書寫山西輝煌。

一、經濟規模持續擴大,發展的穩定性不斷增強

新中國成立70年來,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山西堅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銳意推進改革開放,堅定不移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深入實施創新驅動、轉型升級戰略,經濟發展取得巨大成就,實現歷史性飛躍。

經濟總量連上新臺階。新中國成立時,山西經濟基礎極為薄弱。1952年山西地區生產總值僅為16億元,經過長期艱苦努力,改革開放后的1979年,山西經濟總量首超100億,1995年超過1000億。進入新世紀,適應全國經濟起飛的宏觀要求,契合宏觀經濟快速增長的大趨勢,充分發揮山西產業結構優勢,山西經濟迎來了新一輪快速增長的新周期,經濟總量連續跨越千億元新臺階,2007年超過5000億元,2011年進入“萬億俱樂部”,成為金融危機之后山西經濟生活中一件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大事。面對國際國內環境的新變化和我省產業結構深層次矛盾的影響,全省上下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堅持“一個指引、兩手硬”的工作思路和要求,全省經濟總量突破“僵局”實現躍升,2018年站上了16000億的新臺階,達16818.1億元(見圖1)。

經濟增長快于全國平均水平。2018年,山西GDP按不變價格計算比1952年增長183.1倍,年均增長8.2%(全國8.1%),1979-2018年年均增長9.5%(全國9.4%),均超過全國平均水平。新中國成立之初乃至很長一段時期,山西經濟增長“波瀾起伏”,有過近40%的高增長,有過30%多的跌幅,至改革開放前的20多年時間里,山西負增長的年份就有6個。改革開放后,山西經濟盡管經歷了各種嚴峻考驗,但經濟增長的穩定性明顯提高,快速增長的周期不斷延長。改革開放以來,山西經濟連續五年以上兩位數高速增長的時期有兩個,第一個是1992-1997年,期間年均增長11.8%,第二個是2001-2007年,期間年均增長13.7%,持續時間長、增長速度快,是新世紀以來中部六省唯一實現連續7年兩位數增長的省份。2012年以來,面對復雜的國內外發展環境,山西經濟開始振蕩下行,經濟領域的深層次矛盾和問題開始凸顯,出現了“斷崖式”下滑的局面,2016年特別是下半年,全省上下深入學習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精神,堅持“一個指引、兩手硬”的重大思路要求,以“滾石上山”的毅力和決心,爬坡過坎,走出了改革開放以來最困難的時期。黨的十九大以來,全省上下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深入貫徹黨的十九大精神,認真落實省第十一次黨代會精神和省委省政府各項決策部署,2017-2018年,山西經濟呈現出穩中向好、好中提質的特征和態勢,經濟運行的質量和效益不斷提升,經濟增速達到7.1%、6.7%,連續兩年超過全國平均水平(見圖2)。

人均GDP不斷提高。新中國成立之初,山西人均GDP水平很低,1952年山西人均GDP僅為116元,經過幾十年的發展,1978年達到365元。改革開放后,山西人均水平提高的速度明顯加快,1988年超過1000元,1998年超過5000元,2004年超過10000元,2018年山西人均GDP達到45328元(按2018年平均匯率計算為6850美元),達到中等偏上收入國家水平。

二、供給結構不斷優化,三次產業共同發力

新中國成立70年來,山西堅持鞏固加強第一產業、優化升級第二產業、積極發展第三產業,三次產業結構在調整中不斷優化,農業基礎地位更趨鞏固,工業逐步邁向中高端,服務業成長為山西經濟第一大產業,經濟發展的全面性、協調性和可持續性不斷增強。建國初期,山西產業基礎薄弱且單一,以農業為主體的年代卻難以滿足人們的溫飽需求,工業結構單一、技術落后。隨著工業化進程不斷推進,逐步形成了門類齊全且具有山西特色的現代化工業體系。近年來,山西實施一系列加快服務業發展的重大政策舉措,第三產業持續較快發展,增加值占比不斷提高。

三次產業結構深刻變化,服務業撐起山西經濟半壁江山。1958年,第二產業增加值首次超過第一產業,山西進入主要依靠工業推動經濟發展的階段,2015年,第三產業增加值超過第二產業,占GDP的比重超過50%,服務業“壓艙石”、“穩定器”作用開始顯現,三次產業協同拉動經濟增長的局面形成。1952-2018年,第三產業增加值占山西GDP的比重從24.2%升至53.4%,提高29.2個百分點;第二產業增加值比重從17.2%升至42.2%,提高25個百分點;第一產業增加值比重從58.6%降至4.4%,下降54.2個百分點。三次產業就業結構發生明顯變化,服務業就業蓄水池功能日趨明顯。2018年末,第三產業就業人員占比為43.2%,比1952年末上升36.1個百分點;第二產業就業人員占比為23.2%,上升16.6個百分點;第一產業就業人員占比為33.7%,下降52.6個百分點(見圖3)。

農業基礎地位更加鞏固,由單一種植業為主的傳統農業向農林牧漁業全面發展轉變。建國初期,山西農業發展以種植業為主,產品種類單一,發展不平衡。從實行家庭聯產承包制、鄉鎮企業異軍突起、取消農業稅到農村承包地“三權”分置、打贏脫貧攻堅戰、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等,隨著國家一系列支農惠農政策出臺,農業綜合生產能力穩步提高,現代農業體系初步建立和完善。農林牧漁業總產值中,農業比重由1952年的92.2%下降至2018年的61.3%,林、牧、漁業比重分別由0.9%、6.9%和0%提高至2018年的6.8%、24.8%和0.5%。農業現代化水平不斷提高。2018年山西農作物機耕、機播和機種面積分別占總播種面積的74%、70%和50%,主要農作物良種覆蓋率穩定在95%以上。

工業發展從“一窮二白”向中高端邁進,門類齊全、獨立完整、有較高技術水平的現代工業體系逐步建立。1952年,山西工業增加值僅2.3億元,1978年也只有48.1億元,1985年突破100億元,2003年突破1000億元,2018年達到5952.6億元。截至2018年底,山西規模以上工業涵蓋40個大類、157個中類。近年來,隨著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強力推動,工業經濟多個領域取得重大突破,工業發展質量明顯提升。2018年,規模以上工業中戰略性新興產業增加值增長14%,占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的9.8%。2017-2018年,新能源汽車和高端裝備制造業年均分別增長96.8%和35.8%。

服務業層次不斷提升,現代服務業、新興服務業迅猛發展。建國初期,服務業作為“非生產部門”,發展相對滯后,主要以批發零售、交通運輸等傳統服務業為主。隨著經濟發展和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生產性和生活性服務需求快速增長,現代服務業蓬勃興起,發展勢頭迅猛。順應居民消費升級的大趨勢,旅游、文化、體育、健康、養老等幸福產業發展方興未艾。2013-2017年,文化及相關產業增加值年均名義增長8.7%,其中,2017年名義增長13%。1985年全省國內旅游人數和旅游收入分別為360萬人次和5000萬元,2018年分別達到70377.6萬人次和6728.7億元,年均分別增長17.3%和33.4%。新興服務業發展迅速,以互聯網及相關服務、信息技術、商務服務等為代表的營利性服務業蓬勃發展,近年來一直保持兩位數高速增長。2018年,山西營利性服務業增加值增長25.8%。

三、需求結構持續改善,投資消費協同拉動

新中國成立70年來,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省委省政府深入實施擴大內需戰略,增強內需特別是消費需求拉動力,內需與外需、投資與消費失衡狀況顯著改善,經濟增長逐步轉向依靠消費、投資協同拉動。

內需貢獻不斷提升,消費日益成為拉動經濟增長的主動力。建國初期,乃至很長一個時期,山西經歷了居民消費水平低、投資資金匱乏到重生產輕流通、重投資輕消費的較長歷程。進入新世紀,全國經濟進入快速增長期,宏觀調控作用進一步發揮,新一輪投資熱潮再次出現,至2012年資本形成率高達68.3%,最終消費率則下降至45.2%。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深刻分析當前我國社會主要矛盾的變化,不斷加大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不斷完善促進消費的體制機制,增強消費對經濟發展的基礎性作用,近年來,省委省政府堅持擴大內需尤其是把擴大消費作為主要著力點,努力實現消費、投資協調拉動經濟增長。2017年,最終消費率為56.4%,比2012年上升11.2個百分點;資本形成率為46.1%,下降22.2個百分點。2013-2017年,最終消費支出對經濟增長的平均貢獻率達到63.9%。

消費結構持續升級,新興消費發展壯大。隨著經濟發展水平不斷提高,人民生活持續改善,從解決溫飽到總體小康,正在向全面小康邁進。70年來,山西居民消費升級步伐不斷加快,消費形態從基本生活型轉向發展享受型,消費品質從中低端轉向中高端,服務消費比重不斷提高。2017年山西城鎮和農村居民家庭恩格爾系數分別下降至23.1%和27.4%,分別低于全國5.5個和3.8個百分點;2017年山西居民人均消費支出中,醫療保健、教育文化娛樂、交通和通信支出占比分別為11.3%、10.9%和10.8%,比2012年分別提高0.3、1.6和0.1個百分點。居民消費不斷升級,物質消費由低端邁向中高端,從上世紀80年代的自行車、縫紉機、手表“老三件”到90年代的彩電、冰箱、洗衣機“新三件”,再到新世紀移動電話、計算機和汽車成為消費新寵。2018年年末,全省移動電話用戶、寬帶接入用戶和民用汽車保有量分別為3961.5萬戶、991萬戶和655.3萬輛,比2012年分別增長43.3%、96.3%和76.6%。

投資結構不斷改善,投資關鍵性作用持續發揮。建國以來,投資不但在支撐經濟社會發展中發揮了關鍵性作用,也對產業結構調整產生了重要影響。2018年,第三產業投資占固定資產投資(不含農戶)的比重為58.7%,比1952年提高27.9個百分點;第一產業投資占比為3.9%,提高3個百分點;第二產業投資占比為37.4%,降低30.9個百分點。近年來,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深入推進,短板領域投資不斷加大,投資對優化供給結構、提升供給質量支撐作用明顯增強。2018年,高技術產業投資增長20.8%,快于全省固定資產投資15.1個百分點,占全省固定資產投資比重為11%,比2015年提高7.3個百分點。工業技改投資增長20.9%,快于工業投資13.2個百分點,占工業投資比重為30.8%,比2015年提高20.3個百分點。

四、城鄉協調發展,城鎮化穩步推進

新中國成立70年來,在農村經濟體制改革、戶籍制度改革等系列政策推動下,山西城鎮化進程顯著加快,逐步實現了由城鄉分割向城鄉一體化發展的轉變,城鄉發展協調性顯著增強。

城鎮化水平明顯提高,以人為核心的新型城鎮化扎實推進。70年來,隨著農業生產力水平提高和工業化逐步推進,大量農村人口向城市轉移。改革開放前,山西絕大部分人口居住在農村,1952年城鎮化率僅為9.38%,1978年也只有19.18%,26年的時間內僅提高9.8個百分點。改革開放以來,城鎮化進程明顯加快,1978-2018年,城鎮化率由19.18%提升至58.41%,提高39.23個百分點。近年來,省委、省政府推進以人為核心的新型城鎮化,注重提升城鎮化質量,執行各類引進人才政策,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進程加快。2018年末,山西戶籍人口城鎮化率達40.85%,與常住人口城鎮化率的差距縮小到17.56個百分點。隨著產業發展向城市集中,城鎮吸納就業能力增強。2018年,全省城鎮新增就業55.7萬人,轉移農村勞動力40.9萬人(見圖4)。

鄉村發展呈現新面貌,城鄉經濟社會發展一體化新格局逐步形成。70年來,全省統籌城鄉發展,加強農村基礎設施建設,改善農村生產生活環境,農村面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大變化。2018年末,全省共有鄉鎮綜合文化站1196個,農村文化活動場所2.8萬個,農村鄉鎮衛生院衛生技術人員2.1萬人。同時,全省廣播人口覆蓋率98.8%,電視人口覆蓋率99.6%,基本達到全覆蓋。

五、所有制結構不斷完善,民營經濟快速發展

新中國成立70年來,隨著我國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不斷完善,山西堅持鞏固和發展公有制經濟,鼓勵、支持、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發展,深化國有企業改革,促進民營經濟發展,社會生產力得到解放和發展。

國有經濟戰略性調整持續推進,國企素質和競爭力不斷增強。新中國成立以來,國有企業經過“放權讓利”、“抓大放小”、“公司制股份制”等一系列改革,實現了從絕對壟斷到合理布局的戰略性調整,繼續在國民經濟中發揮著重要作用。2018年,在規模以上工業中,國有控股企業實現增加值占比為54.4%。

民營經濟快速發展,不斷煥發生機活力。改革開放以來,山西民營企業在促進增長、擴大就業、增強活力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特別是近年來,我省堅持“簡政放權、放管結合”,推出了一系列鼓勵、支持、引導民營經濟發展壯大的政策舉措,極大激發了市場活力。2018年末,山西民營經濟實現增加值8149.97億元,名義增長11.6%,占GDP比重為48.5%,規模持續攀升;民營工業企業利潤增速達32.5%,高質量發展順利推進;民營經濟上繳稅金占全省稅收收入的67.1%,成為山西財稅收入的主要來源(見圖5)。

新達規民營企業培育戶數為1701戶,比上年增加96戶,民營企業及個體工商戶數量為204萬戶,同比增長11.4%,市場活力激發,民營市場主體大幅增加;民營經濟主體數量占到市場主體總數的94%以上,民營企業及個體工商戶從業人員占到全省城鎮從業人員的65%左右,民營經濟成為吸納社會就業的重要渠道。同時,山西民營經濟從起步時技術含量低的資源型產業,到現在進軍汽車、醫藥等技術含量高的高端制造業,走過一條艱辛的創業創新之路。如今,“互聯網+”使傳統產業“洗心革面”,新興產業如雨后春筍般涌現,民營企業更加重視技術和創新。2018年,民營科技企業數量達到810家,比2017年增加228家,增長39.2%;全省企業有效發明專利擁有量為6866件,比2017年增加787件,增長12.9%。隨著證監會和上交所正式發布實施設立科創板并試點注冊制相關業務和配套指引,科創板正式開閘,科技創新型民營企業將迎來新的“春天”。

六、收入分配結構逐步改善,居民收入持續增長

新中國成立70年來,山西始終堅持不斷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持續提高低收入群體收入和保障水平,不斷壯大中等收入群體規模,完善稅收調節機制,規范收入分配秩序,努力實現發展成果由全體人民共享。

居民收入持續較快增長,國民收入分配關系逐步改善。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山西按照“兩個同步”的要求,千方百計增加居民收入,努力實現居民收入與經濟增長同步,居民收入在國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不斷提高。2017年,山西政府、企業、個人三者所得比例分別為16.7%、35.5%和47.8%,個人所得和政府所得分別比2012年上升4.2和0.4個百分點,企業所得下降4.6個百分點。

居民收入來源多元化,財產性收入占比不斷提升。新中國成立以來特別是改革開放以后,我國逐步破除了傳統計劃經濟體制下平均主義的分配方式,在堅持按勞分配為主體的基礎上,允許和鼓勵資本、技術、管理等要素按貢獻參與分配,極大地解放和發展了社會生產力。城鎮居民收入來源由單一的工薪收入轉為多種收入來源并存。2018年,山西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工資性收入占比下降至59.8%,財產凈收入提高到7.4%。隨著農村外出務工的增加,農村居民工資性收入增長較快。2018年,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工資性收入和轉移凈收入占比分別提高到48.8%和23.4%;財產凈收入從無到有、從少到多,占比提高到1.6%。

收入差距問題有所緩解,脫貧攻堅成效顯著。山西不斷完善強農惠農政策,加大對貧困地區的財力支持,城鄉收入差距不斷縮小,農村貧困狀況得到極大改善。1978-2018年,山西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增速快于城鎮居民0.3個百分點,農村居民收入增長總體上快于城鎮居民。黨的十八大以來,居民收入差距持續縮小,城鄉居民收入倍差由2013年的2.80下降至2018年的2.64。

70年披荊斬棘,70年天翻地覆。山西經濟發展方式轉變和經濟結構調整取得了重大進展,經濟運行的質量和效益顯著提升,內生動力不斷增強,為邁向高質量發展奠定了堅實基礎。展望未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為推動山西經濟結構調整優化和轉型發展提供了科學指南,在省委、省政府的堅強領導下,解放思想,堅定不移走改革開放之路,聚焦建設“資源型經濟轉型發展示范區”、打造“能源革命排頭兵”和構建“內陸地區對外開放新高地”三大戰略目標,全省人民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必將實現山西經濟高質量發展,譜寫新時代山西經濟結構調整和轉型發展新篇章。

(1)國家統計局成立于1952年,經過長時間的實踐,逐步建立起國民經濟核算制度。

(2)目前,國家層面尚未制定出臺有關民營經濟的分類標準。山西省確定的民營經濟范圍是:除國有及國有控股、外商和港澳臺獨資及控股以外的其他各種所有制經濟(包括個體戶)。


推薦閱讀:葉紫網
山东体彩